清华校长陈吉宁,对话陈吉宁

2019-09-06 12:09栏目:一码大公开王中王
TAG:

一则最新发布的世界大学声誉排行榜,让正在参加全国两会的清华大学校长陈吉宁代表引来更多关注——这份由英国《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副刊》发布的排行榜中,清华大学由去年的30位下降至35位,北京大学则由38位下降至45位。“对待大学排名不能太较真。”当被问及感受,这位清华30年来最年轻的校长笑言:“对各种排名指标,我们可以参考借鉴,但不会盲目追求。如果它列什么指标我们就去做什么,这种急功近利会对学校有很大的伤害。”记者:现在国内很多大学都提出要建“世界一流大学”,您认为世界一流大学的标准是什么?陈吉宁:从来没有人能定义什么是世界一流大学,是前10名、前100名,还是别的什么。因为这其中有一个多样性,大学有不同层次和特色。我觉得两个方面构成大学最核心的内容,也是在文章数、专利数等显性标准后更有价值的存在:一是好的学生,看你能不能培养国家和社会最需要的学生,这个学生有能力、有品德,被社会所尊重;二是好的学术产出,看你能不能不断发现新知识、发明新技术。记者:两项指标中,好学生需要生源。如今全球好的学校都青睐中国生源,国内大学会不会有生源压力?陈吉宁:高等教育需要竞争,这可以促使大学思考如何不断提高办学质量。比如清华就在思考提高学生的国际化水平,提出到2015年将有40%的本科生、80%的博士生有海外留学经验。同时,我们也吸引国外的学生到清华来,提出到2015年海外留学生数达到10%,现在大概在8%左右。这种生源结构是有好处的,因为背景越宽,学术生态也越好,学生的批判精神、创新能力也会因此激发出来。我们现在确实存在大学教育和经济产业脱节的问题。有的学校连教师投入、实习环节都没办法保证,产业界对此也有很多抱怨,因为培养出的学生没法直接用,需要再训练几年。理想教育生态应该是教师更多地和学生在一起,这需要不断加大教师投入、提高教师队伍力量。记者:谈到“好的学术产出”,就会涉及大家议论较多的“去行政化”问题。陈吉宁:一个学校好还是坏,学术判断能力很重要。很多情况下,高校的学术判断能力会被非学术因素干扰,这是需要去除的,其中涉及两个层次。比如说,一个老师学术能力不强,要离开学校,首先学术能力的强弱不能由校长、系主任来定,而要教授、学术委员会判定;但离开,需要动用行政力量。我理解,“去行政化”就是需要维护学术权威的方面必须维护;另一方面,非学术因素还要把人情的因素避开。记者:您一直在强调特色和质量,什么样的评估方式能够体现这两点?陈吉宁:大学发展不能围绕简单评估来做,不能盲目求大求全。最近国外高校评估很有意思,不排名,只公布各高校的各项数据。因为学生、教授、校长、社会拥有不同立场和看法,这不是简单的数字排名可以替代的。我觉得这是一个思想观念变革的问题,未来应该是高校把指标公布出来,本科生可能更关注教学,研究生更关注科研,不同的人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寻求想要看到的东西,而不是一个数字。(原标题:好大学要学生好学术好——对话清华大学校长陈吉宁代表)更多阅读陈吉宁谈自降入学门槛 忧无法分辨贫困生来源清华校长谈高校去行政化:教授是神仙校长是条狗清华校长陈吉宁:北京应力争成为世界学术中心相关专题:2013年全国两会专题

  记者:两项指标中,好学生需要生源。如今全球好的学校都青睐中国生源,国内大学会不会有生源压力?

  我们现在确实存在大学教育和经济产业脱节的问题。有的学校连教师投入、实习环节都没办法保证,产业界对此也有很多抱怨,因为培养出的学生没法直接用,需要再训练几年。理想教育生态应该是教师更多地和学生在一起,这需要不断加大教师投入、提高教师队伍力量。

清华校长陈吉宁:好大学要学生好学术好

——对话清华大学校长陈吉宁代表

来源:光明日报 2013-3-13 邓晖

  陈吉宁:大学发展不能围绕简单评估来做,不能盲目求大求全。最近国外高校评估很有意思,不排名,只公布各高校的各项数据。因为学生、教授、校长、社会拥有不同立场和看法,这不是简单的数字排名可以替代的。我觉得这是一个思想观念变革的问题,未来应该是高校把指标公布出来,本科生可能更关注教学,研究生更关注科研,不同的人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寻求想要看到的东西,而不是一个数字。

  一则最新发布的世界大学声誉排行榜,让正在参加全国两会的清华大学校长陈吉宁代表引来更多关注——这份由英国《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副刊》发布的排行榜中,清华大学由去年的30位下降至35位,北京大学则由38位下降至45位。

  “对待大学排名不能太较真。”当被问及感受,这位清华30年来最年轻的校长笑言:“对各种排名指标,我们可以参考借鉴,但不会盲目追求。如果它列什么指标我们就去做什么,这种急功近利会对学校有很大的伤害。”

好大学要学生好学术好

  陈吉宁:高等教育需要竞争,这可以促使大学思考如何不断提高办学质量。比如清华就在思考提高学生的国际化水平,提出到2015年将有40%的本科生、80%的博士生有海外留学经验。同时,我们也吸引国外的学生到清华来,提出到2015年海外留学生数达到10%,现在大概在8%左右。这种生源结构是有好处的,因为背景越宽,学术生态也越好,学生的批判精神、创新能力也会因此激发出来。

  陈吉宁:一个学校好还是坏,学术判断能力很重要。很多情况下,高校的学术判断能力会被非学术因素干扰,这是需要去除的,其中涉及两个层次。比如说,一个老师学术能力不强,要离开学校,首先学术能力的强弱不能由校长、系主任来定,而要教授、学术委员会判定;但离开,需要动用行政力量。我理解,“去行政化”就是需要维护学术权威的方面必须维护;另一方面,非学术因素还要把人情的因素避开。

  记者:谈到“好的学术产出”,就会涉及大家议论较多的“去行政化”问题。

  记者:您一直在强调特色和质量,什么样的评估方式能够体现这两点?

  陈吉宁:从来没有人能定义什么是世界一流大学,是前10名、前100名,还是别的什么。因为这其中有一个多样性,大学有不同层次和特色。我觉得两个方面构成大学最核心的内容,也是在文章数、专利数等显性标准后更有价值的存在:一是好的学生,看你能不能培养国家和社会最需要的学生,这个学生有能力、有品德,被社会所尊重;二是好的学术产出,看你能不能不断发现新知识、发明新技术。

  记者:两项指标中,好学生需要生源。如今全球好的学校都青睐中国生源,国内大学会不会有生源压力?

  陈吉宁:一个学校好还是坏,学术判断能力很重要。很多情况下,高校的学术判断能力会被非学术因素干扰,这是需要去除的,其中涉及两个层次。比如说,一个老师学术能力不强,要离开学校,首先学术能力的强弱不能由校长、系主任来定,而要教授、学术委员会判定;但离开,需要动用行政力量。我理解,“去行政化”就是需要维护学术权威的方面必须维护;另一方面,非学术因素还要把人情的因素避开。

  陈吉宁:大学发展不能围绕简单评估来做,不能盲目求大求全。最近国外高校评估很有意思,不排名,只公布各高校的各项数据。因为学生、教授、校长、社会拥有不同立场和看法,这不是简单的数字排名可以替代的。我觉得这是一个思想观念变革的问题,未来应该是高校把指标公布出来,本科生可能更关注教学,研究生更关注科研,不同的人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寻求想要看到的东西,而不是一个数字。

  我们现在确实存在大学教育和经济产业脱节的问题。有的学校连教师投入、实习环节都没办法保证,产业界对此也有很多抱怨,因为培养出的学生没法直接用,需要再训练几年。理想教育生态应该是教师更多地和学生在一起,这需要不断加大教师投入、提高教师队伍力量。

  记者:谈到“好的学术产出”,就会涉及大家议论较多的“去行政化”问题。

  一则最新发布的世界大学声誉排行榜,让正在参加全国两会的清华大学校长陈吉宁代表引来更多关注——这份由英国《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副刊》发布的排行榜中,清华大学由去年的30位下降至35位,北京大学则由38位下降至45位。

——对话清华大学校长陈吉宁代表

来源:光明日报 2013-3-13 邓晖

  陈吉宁:从来没有人能定义什么是世界一流大学,是前10名、前100名,还是别的什么。因为这其中有一个多样性,大学有不同层次和特色。我觉得两个方面构成大学最核心的内容,也是在文章数、专利数等显性标准后更有价值的存在:一是好的学生,看你能不能培养国家和社会最需要的学生,这个学生有能力、有品德,被社会所尊重;二是好的学术产出,看你能不能不断发现新知识、发明新技术。

好大学要学生好学术好

  记者:现在国内很多大学都提出要建“世界一流大学”,您认为世界一流大学的标准是什么?

  记者:您一直在强调特色和质量,什么样的评估方式能够体现这两点?

  “对待大学排名不能太较真。”当被问及感受,这位清华30年来最年轻的校长笑言:“对各种排名指标,我们可以参考借鉴,但不会盲目追求。如果它列什么指标我们就去做什么,这种急功近利会对学校有很大的伤害。”

  记者:现在国内很多大学都提出要建“世界一流大学”,您认为世界一流大学的标准是什么?

  陈吉宁:高等教育需要竞争,这可以促使大学思考如何不断提高办学质量。比如清华就在思考提高学生的国际化水平,提出到2015年将有40%的本科生、80%的博士生有海外留学经验。同时,我们也吸引国外的学生到清华来,提出到2015年海外留学生数达到10%,现在大概在8%左右。这种生源结构是有好处的,因为背景越宽,学术生态也越好,学生的批判精神、创新能力也会因此激发出来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王中王平特一肖大公开发布于一码大公开王中王,转载请注明出处:清华校长陈吉宁,对话陈吉宁